笑客来:

  其实我很少在乐乎掐架,因为我脾气真的不好,想过修身养性,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从没养好过。

  

  乐乎很多撕逼,我没搀和过,因为挺幼稚的,不涉及到真正权钱名利的争执,其实说到底都是小恶,伤不了筋动不了骨,不过是为锻炼心理坚强程度加几块磨刀石而已。


  我不撕人,不是我胆怯,是我知道我真动起手来,有点儿吓人的,是那种不把人“掐死”不罢休的架势,因为可能我对自己要求还算高吧,所以向来理直气壮,就难免有几分得理不饶人,加上本性有点儿尖锐、偏激,特意收着爪子,是怕伤人太过。


  只是这次国球的事情,让我实在收不住,亮牙齿开始掐人了。


  其实说到底,就是想说一句:人生有些底线是必须坚持的,不管你多麽疲惫,亦或你有多幼稚。


  这甚至无关于旁人是否会评价一声你是好人,你有良心,也无关于你做个有底线的好人会得到什么回报,只关系你怎么看待你自己。


  人生有太多的坎坷、艰难、困境,会逼着你低头,逼着你违背良知,逼着你下跪求饶,逼着不能堂堂正正做人,只能匍匐着做一条等待人家恩赐残羹冷炙的狗。


  想挺直了腰杆做人太难了!太难太难了!


  所以,没有人逼你的时候,为什么不能珍惜点儿自己那点儿底线和人格?


  全世界都可以作践你,都可以不拿你当人看,可人自己不能作践自己,自己得拿自己当人看!


  


  我记得我读大学的时候,院系里有类似贫困生补助金的东西,当时的班主任没经过讨论给了两个确实众所周知的家里很困难的同学,结果被人告了院长,说不公平。


  没办法,老师就开了个会,让学生上台自己诉说家庭环境,谁家里更困难就给谁,然后一个开学时家里开奔驰送来上学的同学,上讲台去哭诉,自己家里多穷多可怜,一个家里开了两个公司大家都知道很有钱的同学上去哭诉自己家庭离异、生活不幸所以该领这笔钱。


  我当时旁听了两分钟就觉得恶心受不了走人了。


  我说过我家环境小康,不说大富大贵,但是最起码衣食无忧,跟这些开宝马奔驰的同学比不了,但最起码我有饭吃有衣穿,我不用上去演出这么一副跳梁小丑就为了那一两千块本该给贫困同学的辅助金。


  我觉得上台哭诉的这些同学不聪明,他们是在作践自己。



  所以有的时候真的很难理解有些脑残粉,她们脑回路到底怎么长的?


  我非常清楚一个事实,人群里面一定有一定的比例的人脑子不好使,就像一个班级不可能每一个人都考第一,一定有人考倒数一样,所以我理智上总提醒自己,每个稍微有点儿名气的人都有脑残粉,不要因为脑残粉的存在去影响自己对那个人本身的判断。


  但是另一方面,我非常想知道那些脑残粉,那些为抄袭剽窃者摇旗呐喊,为了所谓的爱豆、偶像、明星做一些非常无耻、恶毒、卑鄙行为的人,拿着自己伤害别人的恶意当聪明得计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什么人这么行事?


  小人,畜生,丧良心的人。


  我不是说在强迫每个人做道德君子,可是……可是没有任何人作践你,没有任何人逼着你跪下,没有任何人逼着你放弃良知,没有任何人逼迫你必须作恶,就因为追个星,就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就去选择做个畜生?就和我记忆里那些自愿上讲台哭诉、扮演跳梁小丑洋洋自得地贬低自己去求那点儿自己根本不需要的嗟来之食的同学一样。


  图什么啊?


  想挺直了腰杆做人这么艰难!没有任何人作践你,没有任何人作践你的人格,但你自己作践自己,自己作践自己的人格毫不珍惜。


  全是世界都不珍惜你,你自己得珍惜自己啊,为什么这么轻易地就这样……


  人生里有大把的困境,生存战争里有大把的困苦,等着践踏你呢。


  然未及他人践踏,我先贱入尘土……


  呵。


  我总是觉得人生有些底线是必须坚持的,不管你是什么人,什么职业,总该有些底线是放在更前面的,因为你先是人呢,堂堂正正的人啊,不是一条狗。


  我说过我不追星,但是国乒这件事情,真是……我们的国球运动员,用他们后半辈子的职业生涯做赌注,在告诉我们,他们把做人的底线放在权钱名利之上。


  人其实都会变的,当你长大、成熟,面对越来越多的生存压力、利益纷争,会不断的妥协、退让,直到有一天照镜子时,惊觉自己原来已经如此面目可憎。


  我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会不会也变得卑劣不堪,会去抄袭、剽窃、做两面人、为名利低头、不择手段的去利用别人,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也请看到这段文字的人记得现在的这个我说的话:真到了那一天,欢迎唾弃我。


  也许会有那一天,也许不会,只是此时此刻,我还是认为人生有些底线是必须坚持的,不管你多麽疲惫。


  


评论
热度(378)
  1. 岁月静好笑客来 转载了此文字
  2. 三千世界鸦杀尽缘起_祈不知年 转载了此文字
 
© 缘起_祈不知年 | Powered by LOFTER